温暖如冬天的一把火热了人们的心温暖如夏天的一丝凉风吹走了人们心头的燥热温暖如迷路时出现的灯指引你向出光明温暖如饥渴时的一杯水带给你无尽的凉爽温暖如父母的爱让你不被伤害温暖如家庭让你感受到温馨温暖如……
每个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就像蝉蜕般经历痛不欲生的磨难后倔强成长,或隐忍或麻痹或坚强或矫情,纵横的岁月,也带走了我们的骄傲,留给我们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悲壮而苍凉。寂寞的守候着繁盛的荼靡,看候鸟划过天际,留下弧度的痕迹盘亘
先别说高山流水觅知音,也不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虽然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匆匆的过客,但是由于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你的善良品格,你待人的真诚,你为人的低调,你刻苦创作的勤奋精神,在我的记忆底片中曾一次次次重叠,可以说,你
2012年9月12日凌晨5点55分,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父亲打来电话告诉我,外婆凌晨4点17分去世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直到天亮都无法入睡。本打算国庆节回老家看她,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外婆没有等到那一天,这
(一)冬季已开始,十一月,仍然拥有美丽的朝阳。梧桐落叶,帘卷西风,都抵不上心中的朝阳。深秋已将过去,满地的梧桐叶踩在上面发出的是嘎吱嘎吱清脆的声音。拾起,细看它的来龙去脉,繁华过后的成熟中,生命的形态是如此清晰,生命的质
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也比一般的女生情窦初开的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影响,虽没有受过情伤,却对男生有所排斥,嘴硬心软,口是心非就是我典型的代名词虽说老大不小了,确认然是单身一枚,似乎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却唯独对爱情
窗外,晚风吹拂,月色如水,繁星点点的夜空,华灯初上,霓虹升起,本该静谧的夜似乎有些膨胀的繁华,这个城市的夜空本来也不应该的寂静下来。灯红酒绿的夜晚,独处一室,在这繁华将落的季节凝望着的回忆的心境似乎稍稍有些落寞。那一年,
思念开花了吗?那一株我冠以思念的水生植物,在不知不觉的相处与缺水中,一片片的绿叶之上,托出一朵白花。在它还卷着身子时,我看到它在绿意之中的一点白。其实他如我手指一般长,就这么静默中生出,这一株错根盘在绕在水底的植物,你的
当我听到亚兰的死讯时,我心里无比悲伤。我不知道,她以经离开这个人世有多久。她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我一无所知。我找不到确确的消息,能够证明她的死,一切我只是在听说,听别人告诉我,亚兰死了。亚兰,我真的记不起来,我们在哪
这么久过去了不知道你现在还好吗?是否还是如此的奔波,是否已经有了男朋友?11年的时光里你已经成了我心中的一道疤。永恒而无法痊愈。那所谓的爱情 到底是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答案。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真正的获得爱情
此刻窗外一片黑色,虽然不久前他还是光和雨的世界,虽然不久前他还在夕阳中昏昏入睡。“又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色,漫布一切的黑色,无孔不入的黑暗!”我坐在窗边,注视着越来越浓的黑色。黑暗中有什么呢?隐隐约约透出白天松树的影像,
遥远的滩塘迫于生计,加上孩子读书 ,我离开乡下的家,蜗居于小镇。六年了,老屋离我愈来愈远了,往日那直冲云霄枝繁叶茂的杨树,那盘旋在蔚蓝天空的袅袅炊烟,那喔喔啼叫的雄鸡报晓声离我越来越模糊。两年的刻骨铭心的旱情,更让我平添
轉眼,今年已經是我與他度過的第三個情人節了......2009年2月14日 我在三亞,他在溫哥華那時的我們剛相識不到半年。只相見過一次,每天都用qq聊天,偶爾電話。曖昧的氣息如同手中燃燒的香煙,深吸再輕吐,伴隨著淡淡的煙
曾经,在某本书上看到这样的话:女人的老,不在年龄,就如同女人的姿色,不在于“颜”而着重于“态”上。这段时间以来,我强烈地认同这样的观点,从内地的女演员蒋雯丽身上,我看到了这种观点的最好例证。如果,单从相貌来看,在百花争妍
时光微凉,滑过掌心,总能留下许多拂过的痕迹。暗指轻落,镶在细纹之处的阴影,刻在了心里,纠结着每根疼痛的神经。_____文秋日细雨临近初冬,沉寂午夜的都市,给人的感觉异常冷凉。伫立夜的寂静中,一丝风掠过,凉飕飕的直达心脏,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又到山花烂漫时,你可安好?——题记遇上你,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在那个美丽的流年,在
等你,是我生命的温暖;等你,是我生命的笑靥。天青色的烟雨,在江南古镇的小巷里,写下一行隽秀的字迹。我撑着油纸伞,在船的渡口中等你。江南,杨柳依依的季节,草长莺飞。最爱这样春暖花开的季节,风筝在空中肆意的舞动,一群群放学归
忙碌的日子里,偷闲寻一处安静的角落,沏杯清茶,捧一卷书,就可以是一段令人心动的光阴,这样的好时光里,适合读一个故事 ,也适合回味那些生命里的感动。“遇见”,一个令人心动的名词,带着一丝朦胧,掺杂着一些温柔。想来,该是怎样
青春,我并不只是过客已经忘记当初是怎样一种心情离开南方的,时间真的会让你感觉到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但我清楚地明白,你离开了,所有的故事 没有停止过,只是换了某些角色而已,属于你的青春也会有不一样的人路过。前往北方的火车缓缓
而今如此阒静的年岁我们是如此年轻。却被年轻蒙蔽里双眼和心。在我们自以为是年轻的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搞不清楚自己所办的事情,错对都好,到底是为别人多一点呢?还是为自己多一点呢?我们是如何生活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间亦或年岁。慢慢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