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枯藤满,仅此多一人

青青草忧绿

烈日头上烧

闲时多少梦

不如今日好

静静地望着草丛里的绿色,心里仿佛飘荡着熟悉而又亲切的浪花,那浪花一朵一朵地开放,又一朵一朵地熄灭,似乎就是为了吸引一缕缕暖洋洋的风来临,将粼粼的波纹中的潮湿与阴郁统统的吹掉,那翠绿的稚嫩又像透明的玻璃,在阳光下着实的惹人喜爱,草尖上微微的有一点点的露珠已久闪烁着微弱的光亮,点点地照亮着我的心界,我的心界里亮着无数个自然的灯,每一盏灯里都有一个暖暖的太阳。

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一种寂静的满足。

将草的草尖拢在一起,上面再多蓬一些枯草,再将下面铺满枯草,这样一个简易的帐篷就搭建好了,通风阴凉,还可以逃避阳光的照射,同样在晚上可以避开天空降下来的潮气,又能逃脱地面反上来的湿气,也不耽误欣赏景色,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休息方式,湿地里的鸟儿有时候也来这里关顾,悠长的腿,悠长的脖子,各种之态的鸟类都有,那声音让你分不清楚谁那一只鸟的杰作,混合起来来真的很热闹,等到我饥饿的时候,才清晰地发现,我的食物几乎都被它们哄去了。

想着,一种愁绪枯燥起来,无法形容的思绪展开。

想着……

当爱成为一种固定的责任时,肉体和灵魂分开,爱在干瘪中延续。

情不自禁地爬上了藤条交织起来的一处平缓的台面上,静静地望着远方,来时的痕迹早已经没有了,被风吹乱的枯草东倒西歪地摇晃着,那要摇晃的影子没有规律,也同样没有方向,随意的随风摇晃,却有一种现象非常奇怪,没有一根枯草是倒下的,都是互相依偎着,那种依依的感觉让我的心温暖起来,也没有寂寞的感觉,仿佛我也成了一根飘摇不定的干枯殆尽的小黄草。

幸福,野蛮的相符。

多少过客过,不曾问此藤。

木然千思量,终有离散时。

没有人来,可能大概就是因为这里的景色特别的让人深思冥想,空旷而心空的安逸,逃避现实的倾向浮起,谁又能真正地放弃生存的意义和质量呢,矛盾与纠结让人乏味,同样也会有许多的引力在心底蓦然,而那种刚刚陶醉的心情还没有进入意境的时候,就又要离开了,那种心痛不忍的滋味又有谁能忍受的住呢?

梦开始的时候,同样也是结束的时候,轮回的也只是一种航向的标准而已吧,不会有真实的意义,生出,死去,来了,离开,此地却只是一个安静而效益的别处风景而已吧!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