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永远与时光同在,我想我心固守我要守的岁月,我心所感我想感的时光。——题记我突然间又回到了曾经的状态,变得了安静。这份安静,已经在我的生命里消失了很久,有时让我对现在的自己都感到了可怕。我怎么会
最近天一直在下雨,一场接着一场,虽有间断,地面却总是湿的,就在刚刚,天才算转晴,不过闷热的又开始让人头晕目眩。这几天的事情其实也没有多少,考试结束在六月,现在分数已经出来,志愿也已经填好,一切就在等待录取通知下来的那刻。
热闹从来不是属于我的。从小,我就知道寂寞是如影随形的东西,可能过早接触了文字,过早接触了戏曲,扎根到了心里,还有那个木鱼。成人之后,只有不得不去的热闹才去热闹。我是看花寂寞,看叶也寂寞的人。或许骨子里还有一些邪恶,还有一
清晨,八点,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映入我眼帘的是你,如花的笑靥,憨厚的脸庞,爽朗的笑声,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轻轻地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给清冷的秋天送来了暖暖的情意,明亮的色调,拂去了昨夜相思难眠的浅浅忧伤,想念的晨风,吹进了
又是一季麦子黄,又是一年柳芽绿,在惶恐无奈中迎来了37岁的生日,37岁的前半生是在浑浑噩噩的日子中走过,37岁的后半生却在异乡挥洒着汗水与泪水的日子上恓惶度过。生日礼物、生日祝福只是更加明确的提醒我不可抗拒的又老了一岁,
想了好久的题目,最后,还是想超越一些事情来写。我一向是主张个性的解放,也一向是主张让自己无顾忌地活着。人,活在这个世上,真得不容易。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是处女又如何?或者,有人一看到这个标题,会笑着呵呵,写这篇文章 估
第一次听见MarcAnthony的歌的时候,心里麻麻的,片刻就动心了,就像遇见一位知己,在人群中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被吸引了,他的歌唱出了我心中所有的感觉,那动听的旋律满足了我所有的想象,我想爱情 也是如此。当所有的人都
你现在还好吗?生命不是虚空,它是如厚重的大地一般的真实而具体。因此,它应在执著的时候执著,沉迷的时候沉迷,清醒的时候清醒。—罗曼·罗兰深色的秋,总在落叶飘潇间渐渐隐去夏的热烈、张狂,继而以沉静、甚至暗淡的冷色
风过,一叶知秋。叶落,秋意瑟瑟。又是冷的秋,又是秋的凉。而凉风起天末,君子又意如何?清晨,懒散的望着水盆里的水随着波纹来回晃动,折射出一道道淡淡的光圈。把手按进去,能够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寒意往手心里乱窜,我忍不住,有些黯然
我开始清算我的过去,就像多年前他们做的一样。夜黑风高的时候,魔鬼莅临我的狭小房间,像一位皱着面皮的母亲,喋喋不休地开始整理我的房间,不断地往外扔一些肮脏腐烂的东西。我惊叹自己原来能如此的藏污纳垢,就像我们的包皮。我开始坐
喜欢,陪着你看那一片温柔的海;喜欢,把这样的喜欢写出满满的对白;喜欢,每一秒遇见你的精彩,不管惊喜和意外,都愿与你看风云成败。第一次,遇见你,用我的双眸看见你,你在的时候,我远远想着你,你不在的时候,我用文字亲吻着你,想
叶落萧萧,秋风瑟瑟。枫叶飘零,思绪泛滥。寒风哮哮,银雪飘飘。雪舞爱意,思你如诗。一片枫叶飘荡在天空,是那曾经的美丽;一片雪花飘飞在风里,是那绵长的思念。那些远逝的时代,那些不变的故事 ,那些流走的岁月,那些青涩的记忆,与
当所有年华都匆匆散尽的时候,你要明白,自己该长大了。总是感觉时间好快好快,总是在自己的期盼中不留痕迹的消失殆尽。我是一个写故事的人,但到最后才发现,故事中少了自己的存在,张爱玲曾说过:青春是一袭华丽的长袍,但是里面爬满了
你过得精彩,我知。网络上看你风情万种缤纷五彩你过得开心吗?笑脸之后,我不敢问。既然你身边已有他,他伴你左右,随喊随到,我有何资格问你冷暖。我和你之间,沦落到这般。陌生得如同隔海未曾见过的花海。却想不起曾亲密到心口挂坠,用
总认为发肤受之于父母,长相也是爹妈给的,好看不好看都既成事实无法改变。关于才气,虽然我没什么天赋,后天努力也没怎么改变,可是,我却可以自主地选择和善的态度待人接物。先天条件不优越,我就努力得体地往漂亮打扮自己。做到不露不
这是一个梦呢?还是?还是像梦境似的神秘的夜间生活?我感觉到忧郁的月亮老早就在天空徘徊,已经是谊摆脱白天的一切虚伪和忙乱而休息的时刻了。似乎整个城市都已沉入了睡乡。我睡了很久。最后,睡眠慢慢的离开了我,我醒来,睁开眼睛,看
优雅的长方盘里面盛着你刚制作的香酥炸香蕉,金黄的色泽,甜蜜松脆的口感,外焦里嫩,恰似你的温柔。九阳料理全能王,你把它用途发挥到极致,奶昔,芝麻糊,用胖墩墩圆鼓鼓的浅口玻璃杯装好,看着就觉得活色天香。听一首《香格里拉》,带
【一】我不是偷窥狂,我却喜欢每天透过这扇窗子,看着对面,楼下发生的那些小故事 。一个安静的房间,一张简朴的书桌,一台电脑,一扇由一页厚实的窗帘紧紧封闭的窗。窗外,一桩桩琐碎的小故事 ,一个个形态各异的小市民,便是我的整个
匆匆的,时光又走进一年的七月里……郊外的玉米禾苗早已长成半人之高,绿油油的禾苗就像是赛跑的生命,在这七月的夏季里疯长着,毋庸置疑,它们应该是这个季节舞台上最耀眼的文字!北方的盛夏处处焕发着浓浓的绿意,山涧、田野、城市、农
在随着风缓缓摇曳的树梢上挂着那正在缓缓远去的夕阳,情绪似乎也随着已淡去的光辉滑动,渐渐低沉,缓缓地抬起手,想握住那残留的美丽瞬间,刹时才发现好无力。阳光柔和地抚摸着我,而我的心却在微微颤抖,尽管已经过了春秋,曾经的那一幕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